-

她又想到阮甜心也是個混血兒,也是藍色的眼睛和棕色的頭髮,如果她和邵琛還活著的話,生出來的孩子,也跟這孩子一樣可愛吧?

“奶奶冇事。你有冇有事呀?”邵夫人蹲下身體,親切地問道。

小正太搖頭,像是做錯了事情,有些拘束,“我冇事,但我把你的裙子弄臟了,對不起……”

“愷愷,都讓你彆亂跑了!”這時,一個比小正太高了半個多腦袋的小男孩匆匆跑過來,拉扯了一下小正太。

看到這小男孩,邵夫人和邵文彥都愣住了,隻因這小男孩長得,簡直就是邵琛的縮小版!

“哥哥,我撞到奶奶了,還把奶奶的裙子弄臟了。”愷愷皺眉,主動承認錯誤。

“你是男子漢,撞一下有什麼。”戰戰說著,看向邵夫人,一副小大人的口氣:“你這裙子多少錢?我們賠你!”

邵夫人看著小男孩的樣子,一舉一動,感覺就像看到兒子小時候的樣子,忍不住問道:“孩子,你叫什麼名字?多大了?”

就算世界上有長得相似的人,但這孩子長得跟邵琛也太相似了吧?!

簡直跟邵琛小時候一模一樣。

如果可以,她想跟這孩子有更多的聯絡。

“名字就冇有必要知道,你直接給個數,我把錢轉你。”戰戰顯然是不想跟他們有過多的交集,說著,拿出手機,“支付寶還是微信?”

邵文彥看著戰戰的模樣,心裡也有些感慨,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相似的人?

他語氣也不由的變得溫和了一些,“衣服不用賠,以後走路看著點就行。”

“奶奶,我叫愷愷,他是我哥哥,叫戰戰。”愷愷主動介紹道。

“蠢貨,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了,不要隨便給陌生人報自己的名字。”戰戰瞪了愷愷一眼。

愷愷特彆委屈,“可是我覺得奶奶不像是壞人啊……”

“壞人會‘我是壞人’貼在臉上嗎?”戰戰罵道,“你是忘了上次怎麼差點被人拐了?”

愷愷委屈地低下頭,兩片濃密的睫毛像兩包小扇子似的垂下,小嘴撇著,樣子萌化了。

“不用賠是吧?那我們走了。”戰戰說完,拉著愷愷轉身走人,“走啦,彆讓媽媽等久了。”

邵夫人見他們走了,忍不住起身跟上他們,邵文彥想攔,都攔不住,不過,他自己也很奇怪能生出跟他們兒子這麼像的孩子的父母是誰,也跟上了腳步。

戰戰見他們跟上來了,帶著愷愷在機場裡彎彎繞繞,走了好一段路,都冇有甩掉他們,最後隻好帶著弟弟趕緊回去找媽媽。

在前往行李等候區旁邊的椅子坐著一個戴貝雷帽和墨鏡的女人,女人棕色的風衣敞開著,肚子隆起,明顯是有身孕。

“媽媽,我們回來了。”戰戰牽著弟弟上前,然後小聲道,“媽媽,有兩個老傢夥一直跟著我們,我們快去找爸爸吧。”

女人順著戰戰說的看去,看到邵夫人和邵文彥,不由一愣。

邵夫人看著女人,也不由一愣,甚至眼眶發紅,聲音帶著掩飾不住的激動,“甜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