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新章節!

雖然老五說得很透徹,但是老明就認為他這樣做的話,和要美人不要江山有什麼區彆?

治理江山,就是要國泰民安,百姓溫飽,至於溫飽之外的事,也不算太要緊吧。

現在做得好,而且有心有力,可以繼續做好,維持這樣的局麵不好麼?換當權者是有風險的。

宇文皓告訴他,有風險,但也會有收益,換新血,換風氣,很大可能會比現在更好,而且他冇有全退。

最後,老明道:“你決定了,無上皇也讚成,那為父也冇什麼好說的,但你必須要盯緊了,太子還年輕啊。”

“父皇放心,我會的。”宇文皓保證說。

老明望著他,歎了一口氣,“為父不能理解你的決定,但是為父支援你,相信你,你做的決定想必也是有所權衡的。”

他不讚成,但是最終選擇了支援,這就是老五所理解的。

他心頭是感動的,想起老元在回來之前,抱著媽媽說了一句我愛你,他心頭也是一激動,跪在了地上,道:“爹,謝謝您的支援,我……”

他定了定,發現說出我愛你三個字很難的,隻有對著老元才能說出來,所以,他跪著上前抱了一下父皇,“謝謝您的信任。”

老明一動不動。

就任由兒子這麼抱著。

眼底忽然便湧上了一股熱浪,不知道為何,就很想哭了。

兒子是皇帝,這些年很少見他有這麼感性的時候了。

等到他們夫妻離開梅莊,老明的心還是不能平靜,處於一種激動裡。

扈太妃見他一直失神,以為他埋怨皇上冇有久留陪伴,便說道:“皇上朝務重,你要諒解。”

老明看著扈太妃,眼底濕潤了,“孤知道的,孤隻是覺得,這個兒子啊,越來越叫人眷戀不捨了。”

扈太妃本想說年紀大了就會眷戀兒子,但想到他最近總是因年歲的事憂愁,這話便不說出口,隻笑笑說:“那往後如果你想回去探望一下他們,臣妾陪你去。”

“嗯。”老明點點頭,也冇再說什麼,隻是心底覺得與皇城那邊的牽絆更深了一些,充滿了眷戀與不捨。

也許真是因為年紀大了,以前覺得離開了皇城還挺逍遙的。

他忽然便下了決定,“孤想回去肅王府住,身為人子,也該陪伴在父親的身邊了,不能太自私。”

扈太妃怔了一下,“隻怕是,大家生活習慣不一樣,還是先問過無上皇吧。”

“不必,父皇會很高興的。”

他決定之後,就馬上行動,吩咐人收拾衣裳物什,攜上扈太妃,浩浩蕩蕩地往京城而去。

因冇提前告知,到了肅王府之後,大家看著他這大包小包的都瞪大了眼睛。

老暉宗爺本也住在肅王府,見他帶著家當來,當即便收拾家當先出去避一下風頭。

老明跪在了無上皇的麵前,激動地道:“父皇,兒子回來陪您住,好好孝順您,儘為人子的本分。”

無上皇努力地在僵硬的麵容上擠出一絲寬慰的笑容,伸手扶了他一把,“哦……好,你有這份孝心,孤很高興的。”

“父皇高興就好。”老明站起來,看著父親年邁的麵容,心裡著實唏噓,這些年實在是愧為人子啊。無上皇嗬嗬了兩聲,回頭吩咐喜嬤嬤,“嗯……那個,那個安頓好他們倆,找個,找個好一點的房間,看誰挪一挪吧,哎呀,你看這事真的……真的太叫人驚喜了

褚老和逍遙公也喃喃地道:“是啊,太叫人驚喜了。”老明這些年很少和人相處,過著避世的生活,當太子的時候和當皇帝的時候也習慣了被人捧著,所以就算這場麵就連扈太妃都看出尷尬來,他卻看不出來認為大

家是真的歡迎他。

喜嬤嬤好艱難才收拾到一個房間出來給他們兩人,肅王府本來就人滿為患,他們一來就得有人挪窩和其他人擠一起。

第一天晚上一起用膳,老明見大家的吃相十分震驚,雖有所耳聞,但是親眼目睹這個震撼力還是挺大的。

他琢磨了一下,召集大家開了個會議,說到底住在肅王府裡,是皇家的地方,理應有規矩的,所以以後用膳,大家要細嚼慢嚥,不可粗魯。

黑衣老者們年紀大了,受不得這種免費的委屈,紛紛去找黑影老者投訴。

黑影老者看透一切,叫他們忍耐幾天,這樣的苦日子他待不了幾日的,而且,難得有這份孝心,成全成全他就是了。

三大巨頭乾脆稱病不出,打算自己開小灶,結果老明見他們冇出來用膳,以為是身體不適,親自過來侍疾。

三大巨頭小廚房裡備下的飯菜,就這麼按兵不動,老明良心發現的這個股勁一直持續到深夜,餓得那幾個人前胸貼後背,最後是裝睡把他弄走。

他一走,他們便一頭紮進廚房裡了。

不過,第一晚上老明能忍得了這種吵雜,到了第二個晚上,他都睡下了,外頭還在嘰嘰喳喳地聊天,聊了一會兒就開始爭吵,打架,一直鬨到深夜。

老明這些年的作息都是十分正常的,哪裡經得起這般折騰?翌日早上起來頂著兩個熊貓眼,熬到晚上又複如是。

終於,到了第五天,他跪在無上皇的麵前說放心不下梅莊裡的貓貓狗狗和雞鴨牛羊,還是要回去住的。

無上皇十分不捨,歎息道:“既養了就不能丟下不管,你回去吧,往後孤得空,去梅莊坐坐就好。”

老明嘴裡說著歡迎,轉頭便立刻吩咐收拾東西回梅莊去。一路回去,他歎息,便親如父子也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

-